????李朝阳回到家里, 郑煜城送孩子还没有回来。家里家外的打扫一遍,郑煜城才回来了。

????见李朝阳在打扫卫生,郑煜城也不像以前油瓶倒了都不扶的性格,跟着李朝阳一起把家里收拾了一遍。

????李朝阳把家里家外的收拾了一遍,俩人对着手里的二百零一块三毛苦笑。

????实在是怨不上原身跟郑煜城生气, 现在俩人跟下岗也没什么区别了, 厂里只发基本工资勉强能维持住生活,然后红白喜事孩子上学,都得靠这些存款呢。

????俩人只有一个孩子,一是因为现在计划生育查的严了, 但何尝没有生活艰难不敢要第二个的原因,前几年查的并没有这么严。现在想要也不允许了。

????“再拿一百给小妹家里送去吧。”郑煜城说道,一分钱难死英雄汉, 这些年家里拖着他,他心里也不是没意见的,只是郑家是真的难。

????越生越穷,越穷越生,这大概就是对郑家的描述。郑煜城这辈儿, 光是亲兄弟姐妹就六个,然后每家再四五个孩子。这次来借走二百的是郑煜城小妹, 名□□兰,为了生个儿子, 这已经是第三胎了。为了躲避计划生育, 躲到了山沟沟里, 结果摔了一跤难产大出血,只能送到医院去,就这样仍旧十分艰难的生了个姑娘。

????已经三个姑娘了,以后能不能生还是未知数,还有超生罚款,当年为了生老二已经罚了一大笔,家里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土炕几乎什么都没有。

????现在别说拿出交罚款的钱,就连住院的钱都没有,公婆见生下来还是个丫头,直接扭头就走了。

????春兰女婿实在是没办法,这才过来求郑煜城这个当亲哥的,郑煜城能怎么办,总不能看着亲妹妹去死吧。

????两口子商量来商量去,还是得去看看,不看不放心呢,虽然说已经脱离了危险,也出院了,但谁知道这坐月子能是个什么样子呢。

????好在现在上班也只是去点个卯,请假更是容易的很,两口子拿着钱,买了两个猪蹄两包红糖,几个十个鸡蛋,又买了两包点心,看着这点心并不是很好,有些硬,并不适合产妇吃,但是现在流行这个。家里又有两个孩子,拿过去给孩子吃也成。

????两人急匆匆的买完东西就走,往村里走也得走一段时间呢,郑煜城骑着他那辆二八杠的自行车,后面带着提着大包小包的李朝阳。

????李朝阳坐在后面的座位上,腿都有些发抖,就怕郑煜城给他摔了,当年坐飞剑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害怕。实在是俩人谁都没骑过这种车子,不稳当啊。

????好在一开始还歪歪扭扭,到后面就利索了起来,饶是骑着车子,俩人也骑了一个多小时。

????下了车,李朝阳搓了搓已经冻的有些发僵的脸颊,现在已经快进十月份了,已经很冷了。

????到了春兰家门口,就见一个小姑娘正在门口玩儿泥巴,脸上黑乎乎的,身上也是脏兮兮的,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有清洗过了,黑乎乎的一层。这姑娘不过三四岁大小,就跟个小泥人一般。

????见了郑煜城和李朝阳,有些怯生生的,直接就往家里跑,或许是听见了动静,又出来了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姑娘,瘦的就跟麻秆一般,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重。

????“三舅舅,”见到郑煜城,小姑娘先是一喜,随后看到身后的李朝阳,便有些拘谨的样子。一只手拉着妹妹,另一只手在那扣着手指。

????“红红,你爸妈呢。”郑煜城摸摸小姑娘的脑袋,说道。

????“爸爸出去了,妈妈和三妹在屋里。”高红说道。郑春兰婆家姓高,两个女儿一个叫高红,一个叫高青,至于新生的那个小姑娘还不知道名字。

????李朝阳塞给两个小姑娘一人一块点心,高红并不敢接,看了舅舅一眼,见他点头这才接了,只不过并不吃,只是看着妹妹吃。

????郑煜城摸了摸孩子的头,这孩子懂事儿的让人心疼,“我在这儿看着孩子,你进去看看春兰。”就算是亲哥,妹妹坐月子进去也并不方便。

????一听说让舅妈就去,高红的眼睛里边带了几分紧张,“没事儿,让你舅妈进去看看。吃吧,还有呢,都是给你们买的。”

????听郑煜城这么说,高红才安心吃东西,只是一只眼睛还一直注意着屋里。在高红小小的心里,三舅妈对他们一直不怎么好,就连外婆都怕她。

????却说李朝阳一进屋,便闻到了一种难闻的气味儿,孩子小有些许味道很正常,但是这显然已经过了正常的范围。味道十分刺鼻。

????再看郑春兰,正躺在床上抹眼泪,见李朝阳进来,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痕,挣扎着想坐起来。

????“嫂子,”郑春兰有些紧张,见到李朝阳十分拘谨的样子,她知道这次住院的钱大部分都是从三哥那里借的,其实她也不愿意去打扰三哥,只是实在是没有办法。今天李朝阳来不知道是不是来要钱的,但是现在她手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,又没有奶水,孩子饿的哇哇直哭,但也就只能灌点儿米汤,不知道这么喂下去,三丫头能不能活。

????尽管又是个丫头,但到底是她挣命般挣扎着生下来的,她也心疼。

????李朝阳看了一眼郑春兰,面色枯黄,满脸憔悴,哪里有坐月子的样子,再看看旁边的孩子,头大身子小,十分孱弱的样子。四周看两眼,旁边堆着的拉了尿了的尿布,窗台上摆了一个吃干净了的粥碗,碗的边沿都有黑印子了。

????有一个小盆子,刚才高红大概是在洗尿布,但才不过六岁,能干什么。

????简直就是现实版的黄花菜了,李朝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“孩子他爸呢?”

????“孩子他爸去找她奶奶借钱了,我没奶,想给孩子买罐麦乳精喝。”郑春兰低低的说道。

????这样软弱的女人,不知道是应该哀其不幸还是要怒其不争。

????“吃饭了嘛?”这产妇恨不得一天吃八顿饭,看看窗台上那个粥碗,想也知道这肚子里没什么油水,就这样能有什么奶呢。

????郑春兰不说话,李朝阳也就知道什么意思了。直接出去跟郑煜城把情况说了说,郑煜城直接带着两个孩子去奶奶家了。

????李朝阳先去出发给郑春兰煮了满满一大碗糖水鸡蛋,光是鸡蛋就放了五个,然后又找了黄豆炖上了带来的猪蹄。

????这一家子女人躺在床上不能动,最大的孩子才六岁,看到厨房的大锅旁边还有一个小凳子,李朝阳便知道这是红红那孩子够不到锅台搬着凳子做饭呢。

????一大碗糖水鸡蛋,郑春兰都吃完了,连喘气的功夫也没有,一看就是饿狠了。李朝阳看着更生气,一边帮着收拾屋子一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你也是个不争气的,被人欺负成这样,连往家传个口信儿都不敢。”

????这话一说,郑春兰便大哭了起来,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哭尽似的。没儿子啊,在农村没儿子,就抬不起头来,所以在婆家她根本硬气不起来,就跟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一般,由着婆婆搓磨。她男人倒是舍不得她受罪,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。

????“女儿怎么了,三个女儿还顶不了一个儿子?你看红红这么小就知道照顾你了,孩子这么小,你也不怕孩子栽进锅里去。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去。”李朝阳说道。

????这当妈的软弱了,孩子自然跟着受委屈,看看这三个孩子,包括刚出生的这个,哪个不委屈。

????听李朝阳说红红,郑春兰更是哭的不能自抑,孩子不过才六岁,就帮着做饭洗尿布照顾孩子,连盆水都端不动呢,都是她不争气生了个丫头不说,还摔倒难产现在根本下不了床,还欠了一屁股债。

????“好了,别哭了,月子里哭成这样伤身子。”李朝阳对于这种只会哭的软弱女人也是无奈了。她性格坚强,很少会掉眼泪。本来想让他看在孩子的份儿上,坚强一些,谁知道这位仍旧是只会哭。

????等郑煜城回来的时候,李朝阳已经大致把郑春兰的屋里收拾了一遍,还帮郑春兰收拾了一下,从医院出来以后,连脸都没洗过。

????高建兵见媳妇儿娘家嫂子也在,还把家里收拾了,面色便有些讪讪的。这个嫂子一向高傲,还不一定说出什么难听话来。

????果然李朝阳理都没理她直接端着一大海碗黄豆炖猪蹄进了屋,不过倒是顺手把孩子带进去了。这种老婆孩子都护不住的人,她是不怎么看得上的。

????“就按我说的,明天让我娘来伺候春兰月子。你一个大男人该赚钱出去赚钱去,哪怕是推小车收废品呢,也不能让老婆孩子饿肚子。”郑煜城脸色不好看,显然在高母那里谈的也并不愉快。

????“是,”被大舅子训,还是跟自己差不多的大舅子,高建兵脸色也不好看,只是到底心疼老婆孩子,是他理亏,什么反驳的话也没说。